新闻中心

News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 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造芯,没有捷径

沐曦创始人陈维良:造芯,没有捷径

2021-09-16

转自朋湖网


产业具有自身发展规律,任何问题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这条路没有捷径,它需要从业人员脚踏实地、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能逐步赶上。


科技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


近年来,随着5G、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逐渐深化,数据计算需求激增,市场对高端算力芯片的需求亦同步提升。GPU作为AI及高性能计算芯片的一个重要类别,成为当前芯片产业的投资热点,打造国产高性能GPU也成为当下的热门话题。


GPU之所以受到热捧,一方面源于市场的巨大需求,另一方面则由于高端GPU芯片长期被国外巨头垄断,而自2019年美国“实体名单”制裁事件以来,我国逐渐认识到自主造芯的重要性,发布了一系列举措扶持国产芯片企业发展。2020年,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正式宣布要在2025年实现70%国产芯片自给率的目标。


在政策扶持下,我国芯片产业步入有条不紊的发展阶段。


GPU芯片设计及解决方案企业沐曦集成电路创始人陈维良在接受朋湖网专访时表示,未来将是人工智能的时代。芯片作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基石,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占据极高价值和战略地位。并且,目前AI智能芯片处于发展初期,具备产品架构及设计理念创新空间,这一点或将为国产芯片带来“弯道超车”的机会。


那么,在庞大的芯片产业中,AI芯片能否真正为国产芯片赶超海外带来机遇?在“缺芯”、产品垄断的大环境下,我国芯片企业未来又当如何发展?


01 预计GPU芯片将成为AI芯片主流产品


广义来说,所有能够运行人工智能算法的芯片统称为AI芯片。当下,AI芯片一般是指针对人工智能算法做了特殊加速设计的芯片。


微信图片_20210916154228.jpg


从技术架构划分,AI芯片一般分为GPU芯片(通用芯片)、FPGA芯片(半定制化芯片)、ASIC芯片(全定制化芯片)、类脑芯片四大类。其中GPU芯片适用范围最广,速度快,效率高,能够广泛应用于通用性AI平台,未来预计将会成为AI芯片的主流。


陈维良表示,GPU芯片的通用性及并行计算能力,助其有效作用于AI、云计算和高性能计算中。GPU芯片应用范围甚广,在工业设计、科学计算、金融、航空航天、生物医药、自动驾驶、数据中心等多重领域都占据算力界半壁江山。然而,由于技术门槛高,长久以来这一领域都由英伟达、AMD等海外公司主导。


据JPR(Jon Peddie Research)公布的2021年二季度GPU市场份额报告显示,2021年Q1,Nvidia与AMD独显份额占比分别为81%、19%;Q2,Nvidia独显份额增长2%,达到83%,AMD为17%。


海外巨头高昂的市场占有率给国产芯片发展鸣起警钟。想要实现自主制造,唯有深挖技术这一条路能够通行。


02 先天市场优势+科研技术+资金扶持


然而造芯是件精细活儿。


一块GPU芯片的研发周期从立项到上市至少需要3~5年时间。其中要经历IP设计、芯片设计、流片、测试、配套软件开发、应用场景、生态的搭建等多项工序。周期长,投入大,技术壁垒强,专业人才少之又少。


中国的芯片市场长期处于蓝海阶段,高投入、慢收益的研发节奏及科技人才的缺失让不少企业望洋兴叹,我国芯片产业也因此遭遇瓶颈。但其实,中国拥有极宽广的芯片市场。根据海关统计,2020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5435亿块,同比增长22.1%;进口金额3500.4亿美元,同比增长14.6%。尽管我国芯片需求量持续上升,可国产芯片在本国芯片市场所占比例却不足20%。


在5G、大数据、智能化及万物互联的驱使下,全球芯片市场都在迅速增长。因此国产芯片只有提高竞争力,才有可能在迅速扩大的全球芯片市场中获得更大的份额。


在此大环境下,科研技术和资金扶持成为芯片企业实现正向发展的先决条件,而以GPU芯片研发为企业发展方向的沐曦集成电路就同时具备这两种优势。


其一,沐曦团队的核心人员大多具备近20年研发经验,在55nm至7nm的GPU产品中均具有成功研发经历,曾主导过十多款世界主流高性能GPU产品研发,科研实力显现无疑,不容小觑。并且,沐曦研发团队提出的“在传统GPU架构基础上延展硬件可重构架构”理念,大大增强产品算力效率。


“GPU从最初固定流水线的ASIC到如今通用GPU处理器,自身的微架构已实现诸多改进。”陈维良解释道,“沐曦针对大数据计算,提出软件定义硬件的可重构架构,通过不同的颗粒度的硬件重构,实现更为精准、灵活的计算以获得更好的能效比。”


只有将GPU指令集进行重新定义,将微架构、软件驱动、编译器及库函数等都完全从零开始打造,才可以实现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和更高的产品性能。


微信图片_20210916154516.jpg


此外,自沐曦2020年9月成立起,就先后进行过四轮融资,并且每次单次融资金额均在数亿元,这丰厚的融资额即使在芯片赛道也是少数。


不论在哪个行业,我国都具有市场优势,这是由人口基数和市场体量决定的。而“先天市场优势+科研技术+资金扶持”就是芯片企业的常青指南。


03 造芯需政府、市场、企业的多方协作



“造芯”是一股绳,它把政府、企业、资本赛道、民众牵到一处。


2021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中表示,政府发布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政策,全面优化完善高质量发展芯片和集成电路产业的有关环境政策,未来,政府将在芯片企业所得税、芯片全产业链及人才储备、培养方面提供扶持。


除去政策扶持外,资本赛道的助力也为行业提供发展的温床。


微信图片_20210916154801.jpg


据朋湖网不完全统计,8月芯片设计赛道融资27起,除两家融资金额不详外,共有22起融资金额在亿元级以上。融资数量及金额提升为产业发展带来的益处有目共睹,初创企业也因此大规模显现,然而,一直以来,芯片企业入局者众,却破产率高,针对这一话题,陈维良表示,人才缺乏是目前半导体企业发展遇到的一大难题,但并非行业内破产率高的根本原因。企业缺乏核心技术、产品变现能力弱、战略与能力不匹配、团队凝聚力弱都有可能造成经营失败。


或许,高投入、长研发的芯片产业并不适合“百花齐放”。


陈维良认为,融资攀升对芯片企业而言具有益处,这是无需争议的。因为高端芯片研发周期长、投入大,没有足量资金支持无法取得成功。但过度的投资热潮也存在一定弊端,一方面,融资过热易滋生投机现象。在此种环境下,不排除有些跨界玩家抱着投机套利心理进入芯片行业套取资金,这一点需要有关部门合理引导及市场各方的理性参与;另一方面,小而分散的格局不适合芯片产业。在融资热潮下,众多玩家涌入赛道,诞生大批小微企业,这并不利于产业链良性发展,通过整合、并购来产生规模和实力强大的龙头企业是非常必要的。


在科技高速发展的环境下,造芯是件需要长期坚持的事业。而维护产业可持续发展则需要政府、市场、企业等多方的共同协作。


04 尾声


芯片是人类进入到数字社会的钥匙。


它将物质世界与数字世界连接一体。对于信息流动与科技增速而言,它是不可或缺的。


造芯并不单是科技力的提升,只有参透这项技术才有可能掌握通往数字世界的桥梁。


所以,现阶段企业最重要的是转变态度,把“不得不做”的造芯事业转变为科技力的觉醒,如此才能跨越研发难关。毕竟,芯片所承接的是未来。


如同陈维良所言,产业具有自身发展规律,任何问题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这条路没有捷径,它需要从业人员脚踏实地、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能逐步赶上。


而造芯,是场不容失败的“攻坚战”。

回到顶部